股权直接融资 银行数千亿“补血”背后

长江商报消息
农业银行等拟通过定增共募资1240亿,银行中待发可转债规模已达1915亿

摘要
临近岁末,面对充实资本的迫切需求,上市银行再融资热潮汹涌而至。《证券日报》记者发现,仅在本周就有包括贵阳银行、宁波银行等多家银行披露了再融资计划或再融资获批的事项。据不完全统计,上市银行累计拟再融资规模已达6000亿元。

2018年银行业对资本的“嗜血”程度,似乎来得比往年更为强烈。

12月份什么最火?多家上市银行齐声呼喊:再融资!

近期,A股史上最大规模的定增预案——农行1000亿非公开发行融资公布,尽管这并不意味着别的银行也会一次性推出如此大规模募资计划,但这一大手笔前所未见。3月22日,宁波银行募资金额不超过100亿的优先股非公开发行计划,获得当地银监部门的批准,同期,其2018年第一期100亿金融债券发行完毕。

临近岁末,面对充实资本的迫切需求,上市银行再融资热潮汹涌而至。《证券日报》记者发现,仅在本周就有包括贵阳银行、宁波银行等多家银行披露了再融资计划或再融资获批的事项。据不完全统计,上市银行累计拟再融资规模已达6000亿元。

这无疑是众多商业银行正多渠道集中募资的缩影。

上市银行再融资

长江商报记者统计发现,2018年以来,上市银行中已有农业银行、南京银行和宁波银行拟通过定增计划共募资1240亿,建设银行、上海银行、招商银行通过非公开发行优先股募资的1075亿元已启动挂牌转让。此外,常熟银行、江阴银行、无锡银行3家上市城商行完成80亿可转债发行。截至目前,银行中待发的可转债规模已达1915亿元。另外,2018年74只待发行的银行金融债总和达1209.5亿元,其中平安银行2018年拟通过发行金融债募资达115亿。

“终考年”最后一月达高潮

“从募资规模来说,总资产规模达到20多万亿的农业银行,千亿定增相对来说根本不算大。银行外部渠道补充资本较为急切,一是保证资本充足率,扩大业务规模、保证扩张速度;二是防范不良等损耗资本的风险,提高抗风险能力。”昨日,中南财经政法大学金融学院副教授冀志斌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从宏观层面来讲,监管层也希望银行在快速发展中通过直接融资补充资金,降低负债率,保证金融业的稳定性和安全性。”

根据巴塞尔协议 III
和《商业银行资本管理办法(试行)》的相关要求,上市银行在经营管理中面临着较为严格的资本监管,而2018年也正是过渡期的最后一年。进入12月份以来,虽然天气已入寒冬,但上市银行再融资却愈发火热。

多家城商行、商业银行

12月3日,贵阳银行公告披露拟定向发行5000万股,再融资不超过50亿元。此后,多家上市银行再融资方案接踵而至。不但再融资方式多种多样,数百亿元的资本补充方案也是比比皆是。

发行可转债

12月8日,在完成100亿元优先股的发行工作后,宁波银行又推出了修改后的非公开发行方案。在最新披露的非公开发行预案中,宁波银行对发行数量、募集资金总额、发行对象及承诺认购情况等内容进行了调整。根据调整后的方案,宁波银行定增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80亿元,扣除相关发行费用后将全部用于补充公司核心一级资本。

继2017年12月5日100亿可转债上市售罄之后,宁波银行2018年第一期100亿金融债券发行于2018年3月22日发行完毕,而其多项融资计划还在“路上”。

为了顺利完成定增,宁波银行还对定增规模进行了缩减,由原先不超过100亿元调整为80亿元。显然,在当前市场环境下,为了顺利完成定增,该行将再融资规模进行缩水以期提升成功的几率。中信银行紧随其后,也披露了其非开发行优先股的再融资方案。公告显示,该行拟境内非公开发行优先股不超过4亿股、融资规模不超过400亿元,募资金额扣除发行费用后全部用于补充该行其他一级资本。

宁波银行公告显示,公司拟非公开发行不超过1亿股的优先股,募集金额不超过100亿元人民币,获得宁波银监局批复通过,公司向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履行优先股发行的申报程序。

除了不断有上市银行新加入再融资大军,原来已经审议各自董事会股东大会审议通过的上市银行再融资方案本周也已纷纷获批。在本月17日、18日以及19日连续三天时间,中信、平安、兴业、华夏、交行以及浦发银行这6家银行集中披露了各自再融资的获批情况。其中,前五家银行再融资方案已获证监会审核通过,浦发银行的再融资方案则获得银保监会的批复同意。

除此之外,宁波银行2017年4月推出的拟向不超过10名特定投资者非公开发行境内上市人民币普通股,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100亿元的定增计划,处于股东大会通过阶段,尚待进一步审批之中。

资料显示,兴业银行拟通过非公开发行不超过3亿股的境内优先股,募集不超过300亿元;华夏银行拟通过定向增发方式非公开发行不超25.65亿股,募资不超292.36亿元;平安银行拟公开发行不超260亿元的A股可转换公司债券;交通银行则拟公开发行不超600亿元A股可转换公司债券。短短两天内,6家银行的“补血计划”获得监管部门审核通过,而这些资金均用来补充上述银行的核心一级资本或其他一级资本。

像宁波银行这样,在一级市场、二级资本工具市场数百亿的募资计划,在上市银行中越来越常见。今年年初,建设银行完成了6亿股境内优先股发行,资金达600亿元。截至至3月,建设银行、招商银行、上海银行在通过非公开发行优先股分别完成募资600亿、275亿和200亿。杭州银行也于去年年底发布,拟发行优先股不超过1亿股,募资不超100亿元人民币,补充其他一级资本。

“花钱”地方愈发多

除了发行优先股之外,定增募资也出现百亿以上的募资计划,除上述宁波银行。南京银行拟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方案,非公开募集不超过16.96亿股的股份,募集金额不超过140亿元人民币,获得江苏银监局批复同意。而最令人瞩目的是,在2018年3月12日晚间,农业银行发布了一项募资规模不超过1000亿元的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预案,这被称为A股“史上最大规模”定增方案。

急需资本补充

公告显示,农业银行拟向汇金公司、财政部、中国烟草总公司、上海海烟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中维资本、中国烟草总公司湖北省公司、新华保险7名对象非公开发行股票合计不超过274.7253亿股,募集资金规模不超过1000亿元,扣除相关发行费用后将全部用于补充核心一级资本。

进入12月份,上市银行再融资公告频出,显然与即将到来的资本充足率“年终大考”有着必然关系,各家银行需要在过渡期的最后一年完成资本充足率达标的重要任务。与此同时,信贷的扩张以及理财子公司的设立等多重因素的叠加也让各家银行资本补充的需求强烈。

可转债的发行,也成为上市银行“补血”的重要渠道之一。长江商报记者统计发现,2018年以来,已有常熟银行、江阴银行、无锡银行3家上市城商行分别完成30亿、20亿、30亿可转债发行,可转债存续期限均为自发行之日起6年。

2018年作为实施《商业银行资本管理办法(试行)》过渡期的最后一年,今年年底,划分为两大类的系统重要性银行以及其他银行的资本充足率将分别要达到11.5%和10.5%,这对各家银行均是一个考验。其实,面对越来越严的资本监管要求,各家银行在2018年伊始就开始布局资本补充,并在12月份集中爆发。

值得关注的是,商业银行中待发的可转债规模高达1915亿元,包括民生银行和浦发银行的500亿可转债计划以及中信银行400亿计划、平安银行的260亿计划、江苏银行的200亿计划等七家银行。

由于各项业务快速增长、信贷规模不断扩张,这给银行带来的资本消耗也在持续增加,因此上市银行再融资需求在今年年底尤为强烈。而作为上市公司,由于具有顺畅的资本补充渠道的优势,这也让这些银行得以通过包括定增、优先股、可转债在内的多种方式进行资本补充。

实质为股权直接融资,增加资金来源又降低负债构成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目前大部分银行资本充足率可以满足未来1年至2年的业务发展需要,但根据《中国银监会关于实施商业银行资本管理办法(试行)过渡期安排相关事项的通知》要求,已经达标的商业银行在过渡期及之后年度仍要满足达标要求。因此,为保持充足的资本水平和较高的资本质量,上市银行通过再融资以进行资本补充的热度还是居高不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