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杀ICO后虚拟货币监管难题仍未解 乱象丛生已久

[丨有深度的财经媒体]热门财经资讯、股票行情、原油期货、外汇汇率、贵金属投资、国际债市、财经专家解读尽在
/

“封杀”ICO后 虚拟货币监管难题仍未解

七部委联合发来贺报!据新华社报道,全国进行整治虚拟货币交易的专项行动意见取得圆满成功。在七部委的努力下,比特币人民币交易份额从90%降到1%。国内的88家虚拟货币交易平台和85家ICO平台基本实现无风险退出。

对于关注ICO的“币圈”投资者而言,这是急速造富的幻梦忽然破灭的一周。

这也意味着,国内针对虚拟货币和ICO的阶段性监管措施已经告一段落。据靠近监管层的人士透露,下一步央行等部委将会向市场传递更明确的监管信号。

9月4日,包括“一行三会”在内的七部委联合发布公告,将ICO定义为“本质上是一种未经批准非法公开融资的行为”,要求即日起停止各类ICO融资活动,已经融资完毕的ICO项目也应当清退处理。

图片 1

9月8日,上周五晚间,又有媒体报道称监管当局决定关闭虚拟货币交易所,终止虚拟货币在中国境内的交易所交易。

猜测监管层的意见是一件很困难的事,因为你要从很多细枝末节中去推敲大人物的心思。但判断局势是我们的工作,为了投资者服务,我们会竭尽所能。在研读市场上的各种信息后,读币哥得出一个结论,七部委在此刻宣布交易份额下降意义非凡,这意味着国家在支持创新与维护金融稳定中最终做出了妥协。

不过,比特币中国、火币网、OKCoin币行等3大虚拟货币交易平台都表示,没有接到监管机构的关闭通知;如果上述报道属实,将停止目前的比特币对人民币的交易,转型为数字资产点对点交易的信息平台。

为什么这么说呢?实际上,近年来,在互联网+的大战略支持下,国家对创新事物正变得越来越宽容。无论是当初的滴滴和OFO,还是近几年来的一系列互联网独角兽。他们的崛起其实都吃了政策转变的红利。

作为一项新生事物,ICO原本在“技术江湖”中是开发者互助式的项目融资工具。但在最近半年间,随着各类ICO平台和ICO钱包的兴起,参与ICO的门槛大大降低,圈子不断扩大,由此带来的监管难题则越发迫切而棘手。

图片 2

主动戳破ICO泡沫,或许只是未来更多挑战的开始。业界和监管层都必须重新认识和理解ICO、虚拟货币的多重属性,而这是一项长期任务。

股市著名的操盘手花荣曾经说过,大人物发家的最快途径就是吃价差。在价格双轨制的年代,很多人就是通过沟通体制内外赚了大钱。当然,这些都是简单的赚钱方法。高手自然有另一种做法,他们往往通过吃政策红利来赚大钱。受到政策管制的行业通常是无主之地,只要你能拿下一个,就可以立刻成为一方巨头。

一夜暴富神话下的ICO黑洞

图片 3

对于突然发布的ICO监管政策,区块链开发者、天使投资人李风并不觉得意外。早在ICO监管政策出台前几天,李风就在与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的交流中谈到,“我觉得‘一刀切’也正常,太乱了先停下来,在这么乱的乱象下任何监管都应该不意外。”

(出租车行业曾经就是一个无主之地)

“币圈”乱象丛生已久。李风自己的感觉是,最近一两个月在北京看到一些ICO项目的白皮书(ICO项目启动前发布的说明书)有些“鬼扯”,不靠谱的项目越来越多。更让他担心的是,在三四线城市出现了一些“更离谱”的ICO项目。

比如在滴滴之前,不是没有人动过出租车市场的主意,但最后都被以稳定的要求而否决。在涉及到城市交通的问题上,一向十分谨慎。只是在互联网+出现后,一些势力强大的人借助大势,再加上自己强大的关系网,终于啃下了这个硬骨头。滴滴的总裁柳青是国内知名企业家柳传志的女儿。柳传志是中国企业界的教父,在政商界有着深厚的关系网络。正是因为他在背后保驾护航,滴滴才可以在开始时顺利通过政策审查。

无论是“鬼扯”的白皮书还是“离谱”的项目,背后的诱因都是ICO一夜暴富的神话。数据显示,上半年全球七百余种虚拟货币市值涨幅明显,39%的虚拟货币市值增长10~50倍,9.9%的虚拟货币市值增长50~100倍,另有7%的虚拟货币市值增长超过100倍。

图片 4

在“一币一别墅”的神话下,ICO的圈子越来越大,门槛逐渐降低,甚至有人将其类比为一个“小股市”。

比特币等数字货币的发展轨迹和滴滴类似,行业内的杰出人物也是通过吃价差赚大钱的。虽然虚拟货币行业的从业者大都出身贫寒,没有像滴滴总裁那样强大的背景,但他们崛起的行业虚拟货币是国内唯一一个没有大佬敢进入的行业,这就给了这些根充分的发展空间。

根据国家互联网金融安全技术专家委员会(以下简称国家互金专委会)发布的《2017上半年国内ICO发展情况报告》,上半年国内ICO相关平台43家,上线并完成ICO项目65个,累计融资规模达63523.64BTC、852753.36ETH以及部分人民币与其他虚拟货币。以2017年7月19日零点价格换算,折合人民币总计26.16亿元,累计参与人次达10.5万。

出于保护创新的目的,国家一度对虚拟货币行业十分矛盾。一方面区块链技术的应用发展是大势所趋,另一方面,国家又不希望看到不受控制的货币在市面上流通。尤其是,比特币等虚拟货币常常被应用于洗钱,这使得它生来就背负了原罪。

如此迅疾的增速潜藏着众多未知的风险。国家互金专委会提醒,虚拟货币市场存在恶意炒作、价格剧烈波动等系列问题,且为洗钱、恐怖融资等活动提供了便利;ICO融资规模大,参与用户多,但项目失败率高。同时,存在通过ICO进行传销、诈骗等活动,容易导致金融风险和社会问题。目前很多区块链应用项目属于借区块链名义炒作概念、滥竽充数的“伪链”。

在经济上行的时候,国家可以包容创新。所以2015年时网贷、p2p金融、ICO项目等如过江之卿一样出现。但是现在经济下行,对外又面临贸易战的风险,国家就不得不收紧政策的关口,以维护金融稳定为最终目标。

中国政法大学互联网金融法律研究院李爱君、张珺等人执笔的《虚拟货币发行、交易与融资法律问题研究报告》称,虚拟货币控制存在风险,虚拟货币发行、交易与融资存在技术风险、非法集资风险、合同诈骗风险、非法经营风险、虚拟货币价值风险、交易风险、洗钱风险等,并且加大了信息不对称性。

有人说,火币网等网站仍然可以打开,这说明国家的监管政策根本治标不治本。但说这些话的人没有想到,早在几个月前,火币就已经宣布把总部搬到海南,在海南大举投资。七部委对虚拟货币行业出手,绝不是为了扼杀虚拟货币,而是要杜绝金融风险。

9月2日,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发布99号文。文件明确:ICO本质上属于未经批准的非法公开融资,涉嫌非法集资、非法发行证券、非法发售代币募集,以及涉及金融诈骗、传销等违法犯罪活动,严重扰乱了经济金融秩序。

既然火币等平台都已经明白事理了。那这背后的事情自然也不会拿到台面上来说。读币哥认为,如果没有大的局势变化,监管层求稳定的态度仍然会压倒一切。国内的ICO最终一定会合法化,但这尚需一段时日。

金融专家曹红辉指出,行业并不是不能创新,但要依法依规。现在不少虚拟货币交易平台成为了货币本身的交易平台,“这还不是币币之间的外汇交易市场,而是把货币当做炒作的工具。”

本文出自

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副所长胡滨认为,本次七部委联合发布的监管政策是对当前ICO风险非常及时的预警、处置措施。“这个做得非常正确,出手非常果断。”胡滨说,这也是在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成立以后,首次出现的七部委联合针对金融风险采取的措施。

中国政法大学资本金融研究院副院长武长海教授表示,9月4日ICO“一刀切”政策的出台不足为奇。在当前的情况下,首先考虑的是金融安全,然后是对投资者权益的保护,第三才是金融创新。所以“一刀切”虽然出乎意料,但对整体金融安全来说仍是件好事。

武长海表示,互联网金融、股权众筹的先例已经证明,在技术面前,金融监管的手段和制度是滞后的。ICO目前尚未得到监管政策的认可,包括ICO的准入、定义都没有法律依据,“它是个什么东西都没有界定清楚”。

“创新要法律的陪伴,要有规则及时跟上,否则这样的ICO泡沫破灭是迟早的事。”武长海说。

“币圈”的眼泪,“链圈”的幸运?

针对ICO的监管政策出台后,业界和学界在反思泡沫之外,也意识到需要重新、准确认识ICO和数字货币的多重属性。

武长海认为,短期来看“一刀切”确实保证了金融安全和稳定,但这并不能解决长远问题。“关键是我们能否在‘一刀切’之后,保护中小投资者权益以后,重新认识虚拟货币的性质和价值,再来谈监管的问题。”

实际上,对于区块链技术和虚拟货币而言,ICO所带来的并不全是泡沫和灾难。

美国电商平台5Miles创始人兼CEO卢亮最近两三年一直在研究中美区块链技术的商业化应用。根据他的了解,最近国内ICO监管“重拳”对区块链业内的两种人产生不同影响:对“币圈”来说这是灾难,但对“链圈”来说却是好事,甚至可以说是幸运。

所谓“币圈”,指的是一群利用区块链技术开发、发行、运营虚拟货币的人,许多ICO项目正是“币圈”的典型代表;“链圈”则是一群研究区块链底层技术以及社会化应用的开发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